谷歌规划的这座未来之城面临无数的挑战

2018-03-29  |  By Faye  |  In 新闻

建议那些说要建立人工智能小镇和物联网小镇的公司或政府,可以参考一下。

Alphabet 旗下子公司 Sidewalk Labs (人行道实验室)在官网上放出了一份长达 200 页的文件,对其在多伦多建立智慧社区的愿景进行了解释。

公园里草地青翠,建筑成模块化矗立,地下隧道中布满了线缆,机器人忙碌地运送着货物,这份文件用了大量的插图向访客们展示了这样一个温暖田园般的社区。

文件中是这样描述的,“一个真正完整的社区”——没有汽车,致力于减少碳排量。

支撑这一切的则是强大的传感器网络,检测噪音、交通、污染,并且收集大量收据更好理解并提升城市设计。

翻阅这份文件,我们很容易看到为何选择 Sidewalk Labs 来重现多伦多滨水区的生机。然而长篇大论的策划文稿仅仅是这片区域未来变化的冰山一角。

这份文件虽说天马行空,但也是经过认真构思的情绪版图,它总结了 Sidewalk Labs 过去两年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看到它的封面,你就会沉醉在 Sidewalk Labs 这个项目的规模以及它的勃勃雄心之中。大多数公司甚至连这个计划的一面都很难执行:

比如,自动化运输或是根据时间或城市需要可以快速改作它用的建筑。

究其根源,这个项目始于 2014 年时任 Google 执行主席 Eric Schmidt 发给 Dan Doctoroff 的一封邮件。邮件的主题为,“未来之城”。

Doctoroff 是彭博资讯的总裁,彭博是一家以终端业务、新闻服务和新闻投资为目标的“伞形公司(umbrella company)”。

之前他曾任纽约市副市长与 Michael Bloomberg 一起完成经济发展和重建方面的工作。

Schmidt 想要知道 Doctoroff 是否会与 Google 联合创始人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会面,并且想要听听他们对智慧城市的看法。

当时,谷歌表面上正在研究自动驾驶汽车。然而,幕后 Google 却对该技术有着更广泛的讨论,研究究竟如何用这项技术来改善城市的生活。

Page 和 Brin 对此充满了热情,但是他们知道他们需要一位专家或者某方面的领导者,这个人要像他们了解技术那样对城市了如指掌。

他们与 Doctoroff 的对话卓有成效。2015 年的夏天 Sidewallk Labs 宣布 Doctoroff 出任公司 CEO。

“每次我与 Dan 谈话我都能感受到机会就在眼前,技术可以帮助城市变得更加宜居、灵活并且充满活力,”Page 在 Google + 博文中说道。

两个月之后,Google 宣布公司进行重组,成立集团公司的一样的企业 Alphabet,这是一种新型的的业务结构,新 Google 和其诸多“登月计划”项目,包括运送无人机、延长寿命等则成为了 Alphabet 旗下的独立的子公司。

Sidewalk Labs 从一开始就是一家“新公司”,但是这家公司打破了其作为长期实验性赌注的地位。

Doctoroff 和他的团队在接下来两年的时间里研究了超过 100 个城市的举措。这是为 2017 年 3 月启动的多伦多滨水区项目做的准备。

多伦多市在加拿大政府的支持下,正在寻找合作伙伴重建复兴东部滨水区约 750 英亩的土地。第一阶段或者说是试点项目将会在 Quayside 施行,靠近中央商务区占地 12 英亩的场地。

本地公司和国际公司(包括 Sidewalk Labs)均提交了提案。2017 年 10 月 17 日,Alphabet 子公司 宣布中标,并为该项目起了一个新的名字:Sidewalk Toronto。

多伦多东部滨水区有超过 325 公顷(800 英亩)的土地可供改建

之前已经有一些智慧城市已经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其中最有野心的一个就是松岛新城,韩国首都首尔以西 40 英里的科技大都市。

2000 年,它还是一片潮湿的沼泽地;现在已经是一座到处是玻璃摩天大楼和纽约式中央公园的互联城市了。

摄像头遍布桥梁、高速公路甚至是狭窄的后巷中,为驻扎在松岛 G 塔的团队提供无尽的视频流。团队通过视频监督城市中的交通事故、拥堵以及自然灾害、犯罪和可能需要维修的公共设施等。

居民们则可以在触摸屏的面板上控制家中的温度和照明以及快递交付的时间。

覆盖整个城市的气动垃圾系统会将垃圾吸入地下,送入远程分拣中心,不再需要飘着异味的垃圾车在马路上飞驰。

然而,松岛新城貌似有些太过安静了,少了些人气。

这里的租金价格超过一般住户的预算。建造松岛的目的是要成为国际企业的枢纽——据仁川国际机场的距离很近——但是对该城市的采用却进展缓慢。去年法国新闻 Le Monde 把这座城市形容为“富裕的贫民窟”。

大部分智慧城市项目目前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新加坡正在使用传感器项目了解人们的能源使用和废物产量。同样,新加坡正在考虑在城市中部署强制性 GPS 系统实时追踪道路上的车辆。

但是政府有隐私和安全方面的担心,这样的行为通常会被形容成独裁主义。

同时,巴塞罗那部署了大量的传感器来追踪空气质量、免费停车位和公共场所的垃圾桶数量等。

同样,巴塞罗那也涉足了超级街区的理念——限制小城区内交通速度和交通流量,优先考虑市民们骑自行车和行人们的移动。

然而,要说真正的大手笔还要属沙特王储 Mohammed bin Salman 去年十月宣布启动的红海沿岸的计划城市项目 Neom——整座城市将由风力涡轮机和大片的太阳能电池板供电。

连它的宣传网站都充斥着“壕”的气息,“自动化的 100% 绿色交通系统”将会覆盖整个街道,其中甚至还包括乘客无人机。

食物将由与城市垂直的巨型农场提供,居民们可以在“世界上最大的花园”中享受生活,这里有无尽的自然风光和前无古人的主题公园。

但是许多人对此表示怀疑。“大部分智能城市项目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非营利性机构 Securing Smart Cities 的创始人 Cesar Cerrudo 这样说道。

“如果你对此进行调查,你就会发现很多项目只是空有其名。这仅仅是宣传,大量的营销手段罢了。”

Sidewalk Labs 认为自己在技术和城市设计双重领域的专业知识使得其与众不同。

他将公司设在纽约而不是不在硅谷,主要是为了提升员工们的城市居住的感觉。

这种架构也使 Sidewalk Labs 具有独特的价值,并因此形成了它推动 Quayside 的想法。

比如,模块化设计使建筑物的建造不仅价格亲民而且速度也更快。其中一些将利用阁楼,建筑物简约的内部意味着可以快速的变换用途。

在这种情况下,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电动和共享骑乘的选择,停车场也可以变成办公室。

建筑物将使用生态友好型材料搭建,包括高木材骨架和菌丝绝缘材料并使用可再生能源供电,包括屋顶和壁挂式的太阳能电池板。

他们将通过利用从可用能源产出(如地下水管道和建筑物以及地热能源和附近湖泊)的余热的热网格进行加热和冷却。

多伦多滨水区智能家园将获得 LEED(能源和环境设计先锋)认真,并符合由两位德国教授(由于被动式节能屋而为人所知)在 20 世纪 90 年代初开发的被动式节能标准。

目前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可购买性。

Sidewalk 致力于解决民众可负担性这一问题,避免成为松岛那种富人型的半空城市。这座智慧城市融合了简单和老式的定价模式,包括社会租户、私人租房者、补贴租房者和成熟的房主。

Sidewalk 解释说:“部分房屋所有权计划可能非常适合希望定居的家庭,而固定收入的退休人员可能需要租赁补贴。Sidewalk 建议以 Quayside 为试验地,为反应多伦多社会经济多样性的混合用房社区的住房政策创新。”

去年 11 月,Doctoroff 在城镇会议上推行了这一想法。

“目前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可购买性,”他说道,“我们每天都会看到人们,中产阶级,中低收入人群和低收入人群因为距离太远或是成本太高而没有能力获得机会。如果我们不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社会架构以及建立包容性社区的理念就会开始冲突。

Sidewalk Labs 对摒弃汽车这一问题也很认真。团队希望东部滨水区成为多伦多第一个只允许共享和自驾车辆的区域。禁止来自大部分周边地区的非紧急车辆进入,为行人和骑自行车的人提供空间。

而对于那些需要穿越 Quayside 的人,将会为他们提供一个“过渡区域”,但是这个想法是在中心推广步行、自行车和公共交通文化。

私家车的消失会使道路更加安静并且安全性也有所提升。同时这一举措将会消除路边停车的需求,为人行道和商店释放关键的空间。

“这完全取决于要摆脱停靠的车辆,”伦敦大学学院建筑和城市计算教授 Alan Penn 说道。“这可以改变某个地方给人们的感觉。”

Sidewalk 计划将多伦多现有的共享单车计划拓展到 Quayside。同时考虑在道路上建设 LED 系统创建新的自行车道,或是对现有的自行车道进行扩大或缩小。后者是实验性的一步,也许没有这个必要。

自行车咨询公司 Copenhagenize 的城市设计员 Michael Seth Wexler 表示,如果城市希望通过自行车吸引更多的人,那么永久的,受保护的自行车道将至关重要。

如果自行车道消失或是数量很少,人们则无法依赖这些车道出行——偶尔骑自行车的人群也会默认采用其他形式的交通工具。

这完全取决于要摆脱停靠的车辆,这可以改变某个地方给人们的感觉。

Wexler 解释说,“在实施现代技术之前,总有一条你可以拆除主要街道的保护性道路存在,这是在交通系统中产生可靠性的基准线。”

最重要的是,人们希望得到安全感。“除非自行车道禁止其他形式的交通方式,否则人们不会感到安全。”Wexler 补充道。

“你才不会在有轨电车前面慢悠悠地骑车呢,然后你还要时刻注意躲开运输卡车甚至是自动驾驶汽车。”他表示担忧,在 Sidewalk 的说明文件中没有任何关于受保护自行车道的图示。

科技将如何在 Quayside 使自行车更有效,更吸引人,Wexler 对此表示非常期待。Sidewalk Labs 将试行“自适应交通信号灯”的概念,该系统可以检测在繁忙交叉路口骑自行车的人并确保他们的优先通行。

这与哥本哈根的绿波系统(green-wave system)相类似,确保时速在 20 km/h 的骑车者能够一路绿灯地返回市中心。当然,Sidewalk Labs 也有一些新的想法,比如全自动可回收的檐篷以及冬天融雪的自热自行车道。

技术人员 vs 城市规划师

Doctoroff 将城市规划与设计专业带进了谷歌的传统技术背景当中。混合这两个世界并不容易。例如,开发人员通常会使用 A/B 测试(将同一软件的不同版本悄悄地分配给不同用户)来判断哪种解决方案最有效。然而在城市环境中,这种方法往往行不通。你不能冒着引发交通事故的风险来做交通灯系统的 A/B 测试。同样,当涉及生命安危时,“fail fast, fail often”也不能复用。

城市规划师的工作风格更加深思熟虑,但往往会选择维持原样。对于建房子或铺设自行车道,他们将之视为半永久性工程。Sidewalk Labs 在运营的头一年发现,很“难”去平衡这两种文化。“这导致了一些冲突,”该公司的首席策略官 Rit Aggarwala 说道,”它引发了一系列的误解,这些并不是有意的冲突。我们才意识到,大家彼此说的不是同一种语言。”

城市规划师必须更加精确地评判风险,而技术人员则更习惯于去试错。同样,技术人员需要保持工作积极性和速度,也要维护城市规划师所推崇的准则。

Sidewalk Labs 正在将 Quayside 想象为一个三层结构。其底层是一个隧道网络,或公用通道,作为城市的无形基础设施。中间层是一个公共领域,或街道层面,承载人车流动和建筑物等设施。

最顶层是数字层,结合了一个传感器网络、一个详细的社区地图、模拟软件,以及一个可供公民登录并管理其公共与私人数据的平台。

谷歌的盈利方式是跟踪互联网用户来给他们推送定向广告,这也是 Alphabet 的收入引擎,从而让 Sidewalk Labs 可以如此自由地运作。

因此,人们对 Quayside 处理居民数据的方式表示担忧。

Sidewalk Labs 是否有全部权限来使用传感器所收集的信息?该公司将如何与其合作伙伴共享这些信息?市民是否可以选择退出某些项目?如果是,这将对其城市生活质量产生哪些影响?

人们对 Quayside 处理居民数据的方式表示担忧。

Aggarwala 希望采取一个隐私友好型的数据收集策略。这意味着将数据捕获限制在整个城市的“最低限度”。

例如,该公司内部的 Sense Lab 正在开发一种摄像机系统,可以将监视录像带压缩成一系列模糊的轮廓。

“我们不需要你的形象,”Aggarwala 说道,“我们需要的是你的轮廓,因为这样电脑就能进行分辨,‘哦,那是人类’。如果我所做的只是勾勒你的身体,不包括脸部信息,没有颜色,什么也没有,那么我就无法认出你了。我排除了隐私问题,但也达到了目的。”

不是每个人都赞同此法。为了让服务更智能、更便于用户使用,一般会需要更多信息。比方说,有人爬进了一个电梯,一个运动传感器可以检测他的位置并照亮其周围的控制面板。

但是,如果你知道他们具体是谁,你就可以播放他们最喜欢的歌曲,或者自动把他们带到所在的酒店房间。

“他们可以选择隐藏这些信息,”Cerrudo 解释说,“但最终,隐藏的信息越少,他们所能给用户提供的功能就越多。”

解决方案中有一个被称为 Model 的仿真平台。它将是“城市规模的”,并覆盖每个 Quayside 居民的足迹。

Sidewalk Labs 将利用这些数据来测试可能的变化,比如道路定价、乘车共享及其多用途建筑。它还将接受 Sense Lab 团队收集的数据,来模拟未来 5、15、30 分钟后会发生什么。

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公司将利用该平台来测试一些长期的变化,比如水、能源和其它公共基础设施。

它也将变得越来越准确,使用起来也会更加复杂,那时可能会有人问,“这辆车上的 20 个人究竟是从哪里出发,要到哪里去?”

Sidewalk Labs 首席策略官 Rit Aggarwala

“这个工具还不存在,”Aggarwala 说,“我们需要打造它,因为目前市面上最好的工具很贵,很慢,且分析结果非常粗糙。”

然而,Sidewalk Labs 似乎不可避免地要在将来对其服务的一部分进行改变或升级。

那时,该公司将需要调查 Quayside 居民的意愿或请求他们批准,就像现在开发人员对待 App Store 的用户协议那样。

Cerrudo 怀疑该公司将引进一个“终端公民(end-citizen)”协议,可以对城市中的所有技术变化进行自动审批。

否则,“眼下的挑战是找到一种方法,可以轻松获得反馈并得到答案,”Cerrudo 说道,“然后再决定怎么做。”

磋商属于政治与民主问题,也是隐私与安全问题。最终决定需要得到 Quayside 市民以及地方和国家政府的支持。“那会牵涉很多官僚主义,”Cerrudo 说。

然而,Sidewalk Labs 认为这是一个信任的问题。如果其政策足够透明,有强大的安全措施来保护用户数据,居民们会慢慢地暂且接受 Doctoroff 和他的团队。

“如果不是,那么坦率地说,我们犯了一个错误,因为我们必须赢得他们的信任,”Aggarwala 说到。

应该有一整章来阐述隐私和安全问题,而不应只是一个参考。

要做到这一点,Sidewalk Labs 将寻求于独立的网络安全专家的帮助。Ann Cavoukian 以前是一名安大略信息与隐私专员,现在瑞尔森大学的隐私与大数据研究院执行董事,她已同意加入该公司的顾问委员会。

这是积极的一步,不过 Cerrudo 仍然在挂念公司的安全承诺。

例如在推介文件中,“我寻找‘安全’两个字,结果 2 页纸上只有 2 处提到了安全。”他说,“应该有一整章来阐述隐私和安全问题,而不应只是一个参考。”

信任与否,也将取决于 Sidewalk Labs 可以吸引哪些人到这个地区。该公司希望社区中的家庭是几代同堂、混合收入且类型多样。

如果所有居民都是谷歌员工或硅谷开发人员那种类型,那么这个项目可能会被许多人看作败笔。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 Quayside 会适用于每个人。这是一个重要的机会,Aggarwala 说,将会吸引到那些拥抱城市创新的人。

例如,该公司正在考虑打造一个 Smart Chute 系统,它能够对人们扔掉的垃圾量进行追踪,然后依此来向居民收取垃圾费,从而减少废物的产生,收取的垃圾费还可用于城市整修。

这一举措也将有助于 Quayside 降低其对环境的影响,并减少其地下隧道的运行通量。

然而,为了有效地开展这些项目,Sidewalk Labs 需要市民们能够理解并接受这种长期利益策略。如果有小路被加宽,或者某个天篷被移动了,那么市民们需要相信,此举是为了更大的利益。

“我坚信,我们会发现这是一种态度,跨越年龄、性别、收入、背景——任何限制,”Aggarwala 说到。

Waterfront Toronto 也认识到隐私问题和数据治理的重要性。

在一份备忘录中,Waterfront Toronto 的创新、可持续发展和繁荣部门的副总裁 Kristina Verner 说,Cavoukian 的帮助以及隐私友好型设计“不足以保证合法合规性。”

因此,本组织将建立一个独立的数字战略咨询小组,以协助该项目。小组成员将从学术界、法律界和公民技术团体中挑选出来,并帮助 Waterfront Toronto 打造其数字治理要求。

Sidewalk Labs 旗下公司 Intersection 是 LinkNYC WiFi 亭的技术后盾之一。

Sidewalk Labs 是 Alphabet 的一个分支,但它也在尝试打造自己的生态体系。这是不寻常的;谷歌的大部分收购很快就会被吸收到其现有业务中。

2015 年 6 月,Doctoroff 和他的团队牵头收购了一家纽约的技术与设计咨询公司 Control Group,以及一家广告公司 Titan。

这两家公司合并并重组为一家独立的公司 Intersection,该公司已经把成千上万台旧式电话亭改造成了免费的千兆速 WiFi 亭。

2018 年 2 月 1 日,Sidewalk Labs 宣布剥离出一家新公司 Coord。该公司正在开发一个涉及道路收费、路边停车和停车场相关的 API 平台。这是一个小举措,但对于智能城市的发展却很重要。

例如,有了一个可供自定义的勘察 App,Coord 员工可以快速拍下停车标志及其它路边信息,并在短时间内将道路法规数字化。

然后开发人员可以通过 API 访问这些信息,并使用它来改进导航 App 和软件。

例如,如果你经营一个货运业务,你就需要知道停车和卸货的位置。同样,出租车司机也想找到最好的接客地。

在未来,Coord 将有助于自动驾驶汽车实时调整路线,避免拥堵、并排停车和不必要的通行费。谷歌地图已经集成了 Coord,方便司机找到目的地附近的停车位。

“这样的工具可以让人们充分了解其所有的旅行选择,为他们提供无缝的上门服务,提升城市的流动效益,”Coord 首席执行官 Stephen Smyth 在一条博文中表示。

目前还不清楚 Coord 和 Intersection 将是否或如何参与 Sidewalk 的 Waterfront Toronto 项目。但多样化的专业知识可以帮助 Doctoroff 的公司聚焦并解决一些具体问题。

多伦多东部海滨

从很多方面而言,Sidewalk Labs 在从零开始建造 Quayside。海岸线地区早就存在了,但是但该公司正在设想进行一次包括道路、建筑物和公共区域在内的全面改造。

对于这家公司而言,这是一次机遇--一个从一开始就实施大型实验性基础架构的机会,但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你拥有的选择越多,你就越难作出决策,也就越难证明某个单独的组件或者改变会有积极的影响。Penn 称之为“组合爆炸,combinatorial explosion”。

“人们通常认为,在设计中,一张白纸是比较容易处理的,”他说,“事实上不是这样的。只会更加困难”。

大多数设计者通过创建人工约束来避免这个问题。他们将查看现实世界中的例子,并选择一小部分作为可能的解决方案。或者他们会选择一种特别的风格,这种风格会大大降低城市地区的可能性。

Penn 说:“嗯,实际上,我要在一片绿色的大田野里建一座城市。但是你怎么决定?你从哪里开始?所以你首先要做的是创建约束或者看看世界上有什么约束。这将会缩小你选择某处作为起点的可能性”。

将 Quayside 称为一张白纸也是不太准确的,因为它位于多伦多这个大环境中。它是一个古老的城市的一部分,它有自己的文化和期望。

例如,很多市民使用汽车代步上下班。如果懂不滨水区完全禁止私人车辆出行的话,那将会使得这个地方很难游览----虽然是一个未来主义的地方,但是会成为一个与世隔绝的社区。这就是为什么公司正在考虑建立一个过渡区。

Aggarwala 将其与金丝雀码头 ( Canary Wharf ) 相提并论,金丝雀码头是伦敦的一个商业区,最初由德国航空公司 ( DLR ) 的火车线专门提供服务。

在 1999 年 Jubilee 线扩建工程中增加一个地下车站之前,它一直给人一种遥远的感觉。

“突然间我觉得,额,这是这座城市的一部分,因为这座城市的其他职能部分。”

有了 Quayside 之后,Sidewalk Labs 希望建立一个有着强烈的社区意识的邻于域。这家公司设想了一个“下一代集市,a next-gen bazaar”,居民可以在集市上出售他们的“高科技”产品,或者给他人传授新技能。

住宅、商店和公共设施的密集混合将鼓励人们四处走动并相互交流。社区是一个抽象的价值,但很难衡量。它与心理健康和人们对一个地方的感觉有关,而不仅仅是他们的身体行为。

那么,Sidewalk Labs 将如何知道它的城市项目何时成功?“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Aggarwala 说。“这些东西不适合量化... 测量”。

有一些衡量人际关系的技术,但它们往往很粗糙,缺乏细微差别。例如,在技术会议结束时,您可以计算某人带走的名片数量;然而,这并不能解释其中有多少互动是深刻的或有意义的。

你可以问这些人又联系了多少次,但这只是一个肤浅的评估。举例如,一段改变生活的关系胜过十几封从未去过任何地方的电子邮件。

Aggarwala 说:“我们必须进行实验,当我们看到它的时候就会知道。”作为起点,公司已经确定了 25 个与某人生活质量相关的“成功指标”。

其中包括租金和交通费用以及碳排放、就业机会、公园通道、公民参与和通勤时间。所有这些都将使用传感器和公司的模型平台进行跟踪。

“如果 Sidewalk Labs 正在获取私人数据并将其货币化,这种想法无论如何都不能赚钱,或者只能赚到钱——我完全不这么认为。”

许多人想知道 Sidewalk Labs 如何基于 Quayside 赚钱。该公司坚持隐私的设计表明,它不会像其姊妹公司谷歌那样收集数据。

Aggarwala 说,它不会是一个以广告为基础的模式,所以不会有像《银翼杀手 2049》中那样的巨型广告牌上闪烁着有针对性的广告。

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他说:“如果我说我们百分之百地相信,通过这个项目,我们可以确切地知道我们的商业模式是什么,那是不准确的。”

公司有一些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它将在今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发展创意,听取公众意见,并制定一个总体创新和发展计划。最后的文件需要得到多伦多滨水区、公众和各种政府机构的批准,然后才能铺设一块砖。

Aggarwala 承认,他的公司和项目需要创造收入。如果它努力收支平衡,或者成为一个 Alphabet 慈善机构,它不会鼓励其他城市也这样做。

不过,Sidewalk Labs 将有机会收取服务费。

毕竟,一个城市里有土地拥有者、运输经营者和公共事业公司;Doctoroff 的公司可以向这些公司中的任何一家收取获取其技术的费用。

Aggarwala 说:“如果 Sidewalk Labs 正在获取私人数据并将其货币化,这种想法无论如何都不能赚钱,或者只能赚钱——我一点也不赞同。”

Quayside 将作为许多 Alphabet 技术的测试平台。一旦它们完善了,Sidewalk 就可以从出售单个零件到其他城市中获利。比如,它的模块化建筑背后的蓝图,或者它的模拟平台。

这样一来,收入就不会来自广告,而是让 Quayside 成为其他城市规划者赖以生存的呼吸式广告。Cerrudo 说,成功将“对公关和市场营销非常重要,并使他们能够在未来的技术被广泛采用时赚钱。”

Doctoroff 知道赢得公众的支持是多么重要。

2017 年 11 月 1 日,他与多伦多滨水区 CEO Will Fleissig 一起参加了一个社区市政厅,该市政厅向公众开放,并在网上流传。

Will Fleissig 强调说,这个项目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今晚开始”他说,“我们正在进行讨论,我们正在倾听。没有计划。实际上,我们可以通过聚集许多不同的合作伙伴来共同创造,我们将一起研究滨水区应该发生什么”。

此后,该公司公布了一项公众参与计划,具体规定了它将如何与多伦多居民进行讨论和磋商。它包括一系列的公开讲座、圆桌会议和一个展馆,人们可以在那里了解更多关于这个项目的信息,参加研讨会和修改交互式展览。

此外,还将举办“设计堵塞”活动,一个面向 19 至 24 岁人群的研究员项目,以及一个由 36 名成员组成的参考小组,该小组将全年开会,仔细研究 Sidewalk Labs的工作。

今年晚些时候,该公司将进行一系列试点,向公众展示其一些想法。Aggarwala 对细节守口如瓶,但其中一个可能包括自动驾驶汽车。这可能是 Waymo,Alphabet 的自主汽车衍生产品,或者是另一个行业专家。

Aggarwala 说:“据我所知,多伦多从来没有人有机会驾驶自动驾驶汽车。”“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Wexler 认为这是正确的方法。试点项目比全面推广更经济,并使公司能够获得可用于完善最终想法的宝贵数据。

无论如何,它击败了过时的模式----那是一个象征性的咨询和闪光点,但最终百无一用的摩天大楼。

Wexler 说,“做试点项目,收集数据。然后使用这些数据来了解您所做的工作是否有效,然后对其进行调整。”

在任何时候,多伦多市都可能与 Sidewalk Labs. 断绝合作关系。该公司赢得的投标是一项为期至少一年的规划工作。

Doctoroff 和他的团队正在为这个项目投入 5000 万美元,因此他们显然致力于建设一个智能小区。

但是多伦多滨水区,以及它所代表的居民们可以随时撤退。“年底,如果你不喜欢,如果海滨多伦多董事会不喜欢,如果民选官员不喜欢,他们可以告诉我们再见,”Doctoroff 在市政厅会议上说。

这是一场大赌博,但 Sidewalk Labs 自 2015 年以来一直在准备这场赌博。该公司有自己的想法,相信经过适当的咨询,它可以制定出一个城市难以拒绝的发展计划。“我们将尽最大努力”,Aggarwala 说,“我认为他们会觉得这很有吸引力。”

文章来源:Engadget 作者:Nick Summers

 



 

返回VehicleTrend车势首页

本文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有用信息,转载内容并不代表VehicleTrend车势(www.vehicle-trend.cn)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