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竞赛“白热化” 新网络时代提前到来?

2018-03-21  |  By Faye  |  In 新闻

随着5G逐渐进入商用前夜,这一“竞赛”已进入关键时期,若在此时发生针对高通的重大并购,有可能将拖慢其在5G领域的发展,进而在5G标准制定的关键环节失去先机,因此美国政府急于叫停。

目前,中国和美国在5G上投入都非常大。有两家美国运营商甚至已表示,将在今年就正式推出5G服务,领先于中国厂商规划的2019年。相较之下,欧洲在5G领域的部署则相对滞后。

为此,前阵子欧洲立法机构达成一致,腾出用于5G的频谱,允许欧洲公司于2020年起进行使用。此外在亚洲,日本和韩国在5G方面也非常激进,韩国甚至在今年举行的冬奥会上就进行了5G的尝试。

5G成“双通”并购案被叫停的关键

高通一直在积极布局5G,并对它在未来的效益抱有较大期望。早在去年11月,高通董事会首次否决博通1300亿美元的收购提案时,高通董事长Paul Jacobs就曾表示,博通的提议明显低估了高通在移动技术和未来发展前景上的领先地位。

高通CEO Steve Mollenkopf也表示,在半导体行业,高通定位于移动、物联网、汽车、边缘计算和网络,在这些细分市场都持续保持增长,并引导其向5G过渡。

市场调研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元器件服务团队表示,博通对高通的收购可能会将高通的5G业务置于险境:博通不会像高通一样对研发投入较高,此外,并购也很可能将使高通被拆分,进一步削弱其创新能力。

此外,并购还将使博通、高通在Wi-Fi芯片领域几乎形成垄断,并在射频前端组件上占有极高的市场份额,监管机构很大可能将要求双通对相关资产和产品线进行部分出售。

Strategy Analytics认为,高通在此前数年中,通过并购小型企业实现了相关产品业务的直接增效,公司因此能够提供更完整、系统优化的解决方案和高级单片集成,对于高通,剥离这些部门必将十分痛苦。

在此次收购案被叫停前,集邦拓墣产业研究院分析师姚嘉洋则指出,博通是否会拿高通过去在5G标准制定上所积累的专利与技术能量作为交易筹码,以让各国政府在收购案上点头,也会是各方关注的焦点。

随着特朗普一纸行政令消散的或许还有英特尔考虑收购博通的传言。姚嘉洋表示,博通对高通的收购,以及近日传出的英特尔考虑收购博通,将分别触动未来5年中5G和AI数据中心两大科技业的重点领域,在目前国际上对大型收购案的反垄断审查渐趋严格的大背景下,这必将面临来自各国政府的压力。

“如今,美国政府介入,总统特朗普已以国家安全为由,发布命令禁止博通公司并购高通公司,让博通的收购案受阻。”他表示,“若美国政府无法同意此收购案,遑论其他各国政府的态度。”

至于英特尔考虑收购博通的传言,姚嘉洋认为,英特尔与博通在服务器与基础建设等市场上,双方的解决方案呈现高度互补,势必面临各国政府的反垄断调查。在中国,这将对华为、百度、腾讯、阿里巴巴等公司带来供货商高度集中的情况,即便英特尔真要促成该并购案,也特别需与中国政府进行协商。

Strategy Analytics方面也认为,倘若英特尔真有此意,也是纯粹出于防御性考量,但考虑到纷繁复杂的财政和监管的复杂性,以及较大的失败风险,英特尔不太可能真正发出报价。

商用前夜,5G“竞赛”进入冲刺阶段

Strategy Analytics无线运营战略总监杨光表示,在5G时代,中国市场对全球移动通信产业的影响力将比4G时代有进一步的提升,中国产业界对5G发展的引领作用确实日益显著。

2017年11月,Strategy Analytics曾在一份报告中指出,5G手机将在未来10年成为全球智能手机产业中增长最快的一类。其预计,全球5G手机的出货量将从2019年的200万台,增长至2025年的15亿台。

市场研究公司CCS Insight则在去年10月预测称到2023年时,全球5G用户将达10亿;中国将走在前列,到2025年时,全球超过40%的5G用户将在中国。

集邦拓墣产业研究院分析师姚嘉洋表示,5G至少涵盖着电信设备、芯片、手机与电信等四大次产业,美国拥有着高通、英特尔、赛灵思和ADI等芯片企业,以及苹果这一手机企业,而中国则有华为。“华为拥有芯片、电信设备以及手机等产品,其中电信设备在全球市场中早已居于领导位置,手机也名列全球第三。”他表示,“另外,OPPO与VIVO也分局全球第四大与第五大手机厂,亦有一定的话语权在。所以,中国在5G所处的位置,已居于相当有利的地位。”

集邦拓墣产业研究院研究协理谢雨珊详细介绍了中国目前在5G领域的布局。据她介绍,华为在5G发展的策略上偏向建置一个开放生态系统,透过发展5G端到端,乃至芯片、网络、设备终端等上、中、下游领域,其在多方面积极投入,着重场景应用。此外,为使整体产业链更加完善,华为还参与包括英国电信、T-Mobile、Telefonica等全球多家电信运营商在内的互联互通测试,以将5G商用落地。

“华为作为终端厂商、网络设备厂商,希望利用一条链整合优势。”她表示,“因此,推出5G芯片,其势必需要上下游厂商配合,唯有成为芯片厂商的一分子,才能抢占5G商机。”

而对于中兴,目前其网通产品涵盖核心网、介入、无线、承载、云计算及终端等设备,强调云、管、端整体解决方案,并积极与中国移动、高通等合作Pre5G网络部署,已在全球60多个国家部署110多个网络,与意大利Wind Tre、比利时Telenet、西班牙电信、韩国KT等多家运营商签订5G战略合作协议。此外,中兴还与英特尔合作,将重心放在建置全球首款基于软件定义架构和网络功能虚拟化的5G无线接入产品上,推出可商用的云端原生Carrier DevOps Builder。

“2016年华为Polar编码方案入选5G短码信令标准,为中国在通信编码基础上占有了一席之地,而3GPP确定5G eMBB场景信道编码技术方案采用Polar码作为控制信道方案,在数据信道编码上则采用美国主推的LDPC码。”谢雨珊介绍道,“对于中国业者来说,唯有当选采用方案后,才能为自己在产业发展上占有关键角色,未来对于投入芯片、零组件、设备也更加有优势,产品研发更具先发影响力。”

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分析师张蒙萌指出:“中国移动今年就会在5个城市开始大规模测试,每个城市会有超过100个基站,基本在2019年就可以实现商用。而在美国,四大运营商中Verizon和AT&T可能走在前列。虽然特朗普表示在网络安全上受到威胁,想要建一个国家级的5G网络,但考虑到美国历来所有网络都是私有,这个其实不好实现。”

“不过,美国在5G上的进展依然很快,四大运营商都在争取能够提前将5G突破出来。”张蒙萌介绍,上述2家美国运营商甚至已表示,将在今年就正式推出5G服务,领先于中国厂商规划的2019年。“但是这个也不是特别现实,因为很多5G的芯片、手机也要到2019年才能正式推出。”

相较于中国和美国,欧洲在5G领域的部署则相对滞后。CCS Insight首席分析师Ben Wood曾在近日的一次采访中指出,在5G网络的部署上,欧洲已远远落后于中国和北美。

由于欧盟众多成员国规则存在差异,移动运营商也因业务低迷不愿进行投资,此外,在频谱的分配上欧洲也迟迟未能达成一致,这些都导致了欧洲在5G竞赛中的落后局面。为了迎头赶上,上周,欧洲立法机构达成一致,腾出用于5G的频谱,允许欧洲公司于2020年起进行使用。

手机中国秘书长王艳辉表示,在他看来,全球范围内5G竞赛的关键在于标准制定上的争夺,目前,华为和高通已经形成了两家独秀的局面,而在标准制定上,提案的被接受则将进一步意味着后期专利方面的优势。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参考报

 



 

返回VehicleTrend车势首页

本文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有用信息,转载内容并不代表VehicleTrend车势(www.vehicle-trend.cn)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