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鹏:传统图商四维图新的汽车芯片战略转型之路

2017-11-21  |  By Clover  |  In 新闻

地图的未来在哪?

这可能是四维图新管理层每天都会思考的一个问题。

蜕变于传统图商的四维图新,如今把自己绑在了智能出行的马车上,向着新的方向转型前进。在11月16日“新·致远”2017四维图新用户大会上,CEO程鹏宣布四维图新全面转型自动驾驶

我想对于四维图新来讲,现在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如今,我们面临着几大变革和机会:新能源、联网、自动驾驶。这对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特别是出行的影响是巨大的。

几年前我跟几个行业领袖讲自动驾驶,大家都还觉得这个东西遥不可及,太过遥远。但就在几周前,当我坐着自动驾驶汽车行驶在北京五环上,在无数大卡车中间来回穿梭时,我发现自动驾驶已经近在眼前了。

到现在,我几乎坐过所有创业公司和车厂的自动驾驶汽车,深刻感觉到自动驾驶的技术每个月、每一天都在发生变化。

自动驾驶,这个时代已经到来,不需要再去质疑。

智能汽车的大脑

而今天,我要宣布四维图新全新战略转型的完整布局,我将它定义为“智能汽车的大脑”。

这个大脑里有什么?

我们把它设计为导航、车联网、自动驾驶,还有芯片。这是一个螺旋上升的结构,从最早的导航业务开始走向联网、走向自动驾驶,代表着我们对行业趋势的判断,事实证明这也是符合潮流的。

我们今天做的就是创新,创新是怎么来的?创新不是拍脑袋,创新是根据对用户的理解、对市场的了解,知道需求是什么,发现痛点在哪里。这样的创新才是有意义的。

四维图新一路走来都是在不断地寻找用户的需求是什么,在不断的对需求的寻找和突破的过程中去找自己业务新的方向。找到适合我们去做,并且有这个能力去做的。

首先说我们的主业,仍然是地图。而且从目前来看,公司创新能力最强的业务,也仍然是核心地图。

地图并非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有很多瓶颈或者是江河日下的业务。过去几年,我们核心地图的人员规模减少了20%,但处理信息和数据的总量却以每年30%的速度递增。从数据来源来看,大数据处理和获取的比例在不断上升,用户数据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从原来的GPS轨迹上升到摄像头、雨刷以及车内的各个传感器。

以前的我们的地图每个季度更新一次,现在我们做到了每天都更新一次,这都是创新。

再举个例子,传统导航地图是5-10米的精度,它的作用就是导航。现在我们在做辅助驾驶的ADAS Map,接下来我们会在2-3年内把全国的道路都升级到优于1米的精度。如果这个数据能够用在发动机上,提前告诉它前方几公里的道路坡度,就能帮助它进行节能减排。

我们测试的结果显示可以节省大约5%的燃油,这5%就意味着每年几百亿的节约,这也是创新。

三大变革动力

面向新能源汽车,我们通过采集全国的充电桩、充电站,希望把政府、小区、甚至个人的充电桩、充电站都有序管理起来。一是打通信息流。二是解决车主预定和支付的问题,这都是在传统业务里孵化出来的新产品。

面向联网,我们逐步增加了除路况信息之外的更多数据,比如出租车、摄像头、线圈。现在,哪里有滴滴打车,哪里有基站,我们的数据就可以覆盖到哪里。数据变得更加丰富,覆盖面更广,密度更高。我们通过用户给我们反馈数据,再通过我们的平台分发给所有用户。在大数据的生态圈里,四维图新成为了一个数据共享平台。我们正在寻找更多的商业机会,比如跟保险结合,把数据运营做起来,变成一个新的商业模式。

另外在语音方面,我们去思考用户的痛点究竟是什么?为什么用手机而不用车载导航?我们认为一是因为车载地图太老,我们可以通过联网来解决。另外就是交互很不方便,所以我们判断,语音交互将是在自动驾驶完全到来之前,车载导航用户最大的痛点。因此我们很早就在语音交互、语音自然理解和语音引擎进行布局。目前从识别率上来看,已经达到可用阶段,还没有说完美,但是是值得努力的一个方向。

对于面向自动驾驶的高精度地图,我们认为这将是给机器人看的地图。到现在为止,我们的高精度地图已经进入了准备量产阶段,前几年都在研发、做规格,现在已经采集了几万公里的高速公路数据,现在在做普通道路。我们计划在两三年要覆盖高速和一部分城市的地面道路。

高精度地图的模式不再会是传统的交付一个光盘或者SD卡,而会完全转成是一套服务,我们的大版本只是一个周期性的版本,还有基于每一个用户的传感器来获取最新的变化,甚至是一些动态的变化、天气的变化等等。比如路面是不是结冰了,通过这样的数据源拿出来分享给用户。尤其是所谓的超视距,比如说前方两公里的路面结冰了,你自身的传感器看不到,那靠什么呢?靠前面的车,它发给我们,我们再分发给用户。

成为车载芯片领域的华为

最近有很多人问我们,为什么一个地图公司去做芯片?

其实答案还是一样,因为用户有这个痛点和需求。以前车厂拿到一个芯片方案,再拿到一套软件,最后再拿到数据,这中间可能要花半年的时间做集成整合。所以,我们希望能够提前在新产品设计时把它做好,交给用户一套相对比较完整、容易集成的解决方案。从做软件的时候,我们就会预测未来我的芯片方案性能会达到什么程度,进而互相匹配。在发布之前我们把BUG都测试调好,对于用户来说时间成本就会大大降低。

这仅是从B端来讲,而对于C端来说则有更长远的战略意义。“芯片+数据+软件+算法”的这样一个组合,将使我们对用户行为的判断能力和对世界的感知能力大大提高,能够在车上面把自动驾驶的能力一步步落地。

目前大部分芯片都是在国际大型芯片厂家手里,而且是今天你买我,明天我买你,最后所有芯片公司都变成一个公司了。但是我觉得产业需要多元化,也需要有一个中国公司,就像在基站和手机行业里的华为一样。我们也想成为车载芯片领域的华为。

接下来我们做什么呢?我们在做新型的芯片,看起来跟我们不相关,比如胎压传感、功放、MCU。但是当我们将来真正进入车、了解车、了解用户的时候,这些传感器、控制器都是极为重要的。其实这正是中国汽车工业这些年没有取得太大成绩的突破口,通过合资使我们的车厂成长起来了,但是在关键零部件、关键技术上,仍需要我们这样的公司去努力。

过去几年,四维图新在研发方面投入的极大,研发费用占整个收入的40%多,这在A股市场都是极其罕见的。但同时我们的业绩仍保持相对平稳甚至高速的增长,公司市值也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是不是一个好公司、是不是一个好团队、你的方向好不好、赛手好不好,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我们的很多同事、股东问我,四维图新将来要往哪里走?成为什么样的公司?我的回答是,我们要成为一个牛X的科技公司。

文章来源:秦伯网

 



 

返回VehicleTrend车势首页

本文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有用信息,转载内容并不代表VehicleTrend车势(www.vehicle-trend.cn)的立场。